火小律:出人意料帮信罪成第四大罪名 需引起重

未知 2021-11-26 09:38:13

吴说作者火小律

本期的编辑

最近,最高检察厅公布了2021年前三季度全国检察机关的主要案件数据。

出乎意料的是,前三名仍然是危险驾驶罪、盗窃罪和诈骗罪。

令人意外的是,第四位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。 到了2019年、2020年,终于进入大众视角的罪名,在短短的两年间,控制住了其他老字号的罪名,跃居第四位,谁也无法想象。

今年1-9月间,全国检察机关起诉协助罪的人数达到79307人,比去年同期增加21.3倍。

也许有人不知道“帮助罪”是什么。 这种罪名是惩罚支持网络犯罪活动的行为,典型的支持行为是向犯罪分子提供银行卡用于转移资金和转移赃物。 (注)本文也将重点对制卡进行解说。 )

2019年初,火小律应邀到某行业协会做讲座时还在科普“寄信罪”,预言这两年可以更加关注这个罪,但没想到有必要关注。

从全国法院过去五年关于协助罪的一审审判文件数量可以看出,这是从2019年的86件,从2020年的2607件,到2021年的7245件,完全是几何级的暴涨。

注:数据来源于裁判文书网

不少人感慨,帮信罪会成为下一个“口袋罪”吗?

从火律的观点来看,办不到。

这两年“帮罪”激增的背景,应该说还是“疫情”、“电信网络诈骗”、“网络赌博”综合作用的结果。 公安机关的“断卡行动”更是为数字的上升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举个例子,诈骗集团z实施电信网络诈骗,z集团成员到处领卡,办了4套银行卡到1k-2k。 z集团每次骗钱,都会用收到的卡马上放射状移动到AB CD E F,最终隐藏在江湖中。 但是,受害者一报案,公安机关一搜查,发现z集团的许多头目一早就逃到国外,骗取的钱大多也无从查起,下落不明。

怎么办,这样做吧? 越来越多的诈骗集团、赌博集团、黑产集团借势暗网、海外,试图逃避法律责任。 因为被骗的人越来越多,财产损失越来越严重,所以不是有什么办法阻止吗?

因此,帮信罪的适用成为了有效的路径。 打掉所有向犯罪分子提供银行卡等卡帮助的“周边”,斩断中心犯罪集团的“手脚”,他们的资金链无法运转,无处不依赖,提高犯罪成本,冒风险,不敢轻举妄动。

据说是典型的“抓不到大鱼,抓着小鱼虾”。 是的,毫无疑问是“降维打击”。 但是,是一个方法。 为了明确刑法上的歧视,对这些“小鱼小虾”面临的最高刑期也是3年,并不像诈骗犯一样马上就要5年、10年。

为什么火小律认为帮信罪不会成为口袋罪呢? 与这两年的打击有关,也与公众法律意识的提高有关。 当人们普遍知道某些行为会受到刑事处罚时,为了蝇头小利而冒险的人并不多。 我记得18、19年的时候,很多大学生觉得帮卡和1k套是打工赚钱的机会,很享受它,和周围的同学一起行动。 太无知了,太可怕了。

另一个重要原因是,在这两年艰苦战斗的大背景下,帮信罪的认定标准相对宽松。 这一点,随着打击效果、普法深度等,入罪认定标准将逐渐收紧。 怎么做? 帮助罪的入罪要求行为人“知道”利用信息网络进行犯罪活动。

这个“知道”很难啊。 通常,被捕后,谁会主动承认并说? 是的。 我知道。 那个人在犯罪。 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 撞上是因为办事员运了大运。

还是以制卡为例,能遇到更多情况的是:

a说:“z和我同学做生意,暂时没有联系,说自己的卡被限制了,需要卡的周转资金,所以向他借了用。

b“有人说办贷款需要重新发行卡,所以我给他办了。 u盾都给他了。

c“他们说是兼职,做了2k的套餐,推荐每人0.5k,我就去了。 不知道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呢。

……

这些理由大多是办公室工作人员认为这是狡猾的借口,或者明显不合理的借口,我不想多说,一句话,“你觉得普通逻辑的人会做那种事吗,钱会赚那么多吗?” 如果和“虚拟货币”等天然敏感圈也有关系的话,要弄清楚关系就更难了。 只要卡里的水足够流,或者办卡盈利,就被定罪。 另一个认罪惩罚,熟练的流水线操作,案件很快就被法院锤了。

在这场风波变得严峻之后,事务机关,特别是检察机关,相信“知道”的主观认定会相对收紧,过滤出更多不符合罪责的打击。

但是,现在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和警惕。 珍惜生命,远离“双卡”,远离信。

参考2020年币圈“破”的“帮罪”是什么? 散户也要小心

今日推荐
【链向FM】火币将于8月31日上线Primepool新币空投活
【链向FM】火币将于8月31日上线Primepool新币空投活

【数据信息】 全球加密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1月份上涨了57%至......[详细]

独家专栏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