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国政府力挺元宇宙:打造元宇宙城市,出台五

未知 2021-12-03 18:08:01

数据v-9033光纤72数据v-0航空98aa

作者|Chenglin Pua (马来西亚)编辑|百程排版|王纪珉

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。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爆发以来,人们越来越多的活动转移到线上,这也使人们对元宇宙的兴趣空前绝后。

许多公司宣布2021年进入元宇宙。 Meta公司的“All In”元宇宙中,市值居世界前两位的微软也在元宇宙。 NVIDIA、AMD、高通等大型芯片公司相继部署了元宇宙相关业务。

不仅在企业层面,在政府层面也着眼于元宇宙。 首尔政府宣布出台政策,制定计划,5年内建立首尔元宇宙平台。 韩国政府进一步成立了“元宇宙联盟”,在元宇宙政策方面,韩国站在了世界的最前沿。

首尔打造元宇宙城市

2021年11月3日,吴世勋首尔市长提出了首尔愿景2030(theseoulvision2030 )计划。 其目的是使首尔成为共存的城市、全球领导者、安全的城市和未来的感情城市。 五年元宇宙首尔基本计划是未来城市愿景的一部分,目的是改善市民之间的社会流动性,提高首尔市的全球竞争力。 目前,首尔计划在该项目上投资39亿韩元(约2100万元人民币)。

根据该计划,首尔的元宇宙生态系统主要分为引进(2022年)、扩张) 2023-2024年)、定居) 2025-2026年)三个阶段进行。

首尔计划在2022年第一阶段搭建元宇宙首尔这个高性能平台,在经济、教育、旅游等领域提供服务,年底前完成该平台的搭建并向公众展示。 未来,首尔市政府还将元宇宙平台的应用扩大到市政管理的各个领域,以提高政府官员的工作效率。

吴世勋市长在采访中说,如果这个项目成为现实,首尔市民很快就可以戴上他们的VR设备,与市政府官员见面进行虚拟咨询。 同样,市政府也可以参加群众活动。

根据五年的“元宇宙首尔基本计划(Basic Plan for Metaverse Seoul )”,元宇宙平台暂定为“元宇宙首尔”Metaverse Seoul ),预计明年年底完成。 放眼世界,首尔市是第一个制定了全面中长期元宇宙政策计划的地方政府。 根据规划,首尔市将在元宇宙平台上陆续提供虚拟市长办公室、首尔金融科技实验室、首尔投资、首尔校园等多种商业支撑设施和服务。

在该计划中,构建的元宇宙提供的服务涵盖经济、教育、旅游、通信、城市、行政、基础设施7个基础领域。 首尔市政府也专门制定了提供公共服务的政策,以通过利用先进技术开发的元宇宙平台,克服现实世界中时空限制和语言障碍等问题。

在经济领域,首尔将在元宇宙设立首尔金融科技实验室。 其目的是在虚拟世界中提供经济领域的相关服务。 首尔金融科技实验室在元宇宙中帮助企业吸引外国投资,虚拟人物为外国投资者提供咨询和一站式服务。

另外,谷歌为创业者设立的首尔创业营Campus Town的创业公司培养工作将在元宇宙平台上进行,包括数字化内容制作培训和社交活动等。

在元宇宙中最活跃的教育领域,首尔市政府将设立首尔开放城市大学(Seoul Open City University )的虚拟校园。 首尔市政府运营的在线教育平台“首尔学习”为青少年提供讲座、导师计划、招聘会等沉浸式内容。

在旅游方面,首尔将建设光华门广场、德寿宫、南大门市场等景点,成为元宇宙首尔虚拟旅游的特殊区域。 首尔市政府表示,游客可以乘坐城市观光巴士访问元宇宙。 首尔鼓节和首尔灯节等首尔具有代表性的节日和展览会,由于疫情无法展开,将来可以作为3D沉浸式内容在元宇宙平台上举办。

然后是投诉、咨询、公共设施预约等公共服务。 这些服务也将在元宇宙上提供,为市民提供更方便的服务,还将提高整个首尔的数字城市水平。 首尔市政府计划将来在市政府设立元宇宙版的市长办公室,作为政府和居民之间的开放沟通渠道。

首尔也计划利用虚拟现实、增强现实和增强现实相结合的技术升级城市管理。 为弱势群体提供多种服务,确保他们的安全和便利。 例如,使用增强现实设备向残疾人提供安全和便利的服务。

最后首尔引入元宇宙会议举办不同的活动,以此作为交流渠道。 首尔还将利用最先进的技术开发基于元宇宙的远程工作环境。 首尔市宣布将在虚拟空间部署智能办公室。 虚拟形象的公务员提供咨询服务将成为现实。

首尔市当局在发表中声明,构建元宇宙生态系统的目的是扩大对公共城市服务的访问。 但是,首尔政府表示,目前VR/AR、增强现实的专业设备对很多人来说很贵,也有可能不像智能手机和电脑那样普及。

首尔市政府智慧城市政策司司长帕克琼-索奥总结说:“元宇宙根据技术水平和用户需求演化成不同的形式,作为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后出现的新概念,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。” 首尔通过公共需求和民间技术的结合,将开辟“元宇宙首尔”的新大陆,使首尔成为智能包容的城市。

首尔元宇宙平台

资料来源:首尔市政府官网

组建元宇宙联盟

2021年5月,韩国政府发起“元宇宙联盟”(Metaverse Alliance ),支持元宇宙技术和生态系统的发展。 元宇宙联盟初期由17家公司组成,包括主要无线通信运营商SK电信公司、汽车巨头现代汽车公司、韩国移动互联网商业协会等8个行业团体。 随着韩国政府大力推进元宇宙相关项目,目前该联盟包括三星、韩国电信巨头(KT )在内的500多家公司和机构。

公司和行业团体在该联盟中共同分享元宇宙趋势和技术,组成与元宇宙市场相关的道德和文化问题咨询小组。 该联盟还将承担联合元宇宙发展项目。 韩国科学信息和通信技术部宣布,将向该联盟提供支持,特别是帮助公司建立开放的元宇宙平台。

科技部一位官员表示,韩国政府希望在元宇宙产业中发挥主导作用。 韩国政府上周公布了2022年的财政预算,在共计604.4万亿韩元(3.23万亿元人民币)的预算中,政府计划拿出9.3万亿韩元(人民币516亿元)用于加速数字转换和培育元宇宙等新产业。

贫富差距的扩大间接引起了元宇宙热潮

在韩国,越来越多的MZ一代年轻人投入到元宇宙的世界。 MZ一代是指韩国80后到00后的年轻人。 韩国的年轻人很欢迎元宇宙,专家分析说这种现象的背后是房价的高涨、收入差距的巨大化。

韩国江原国立大学工业工程学教授Kim Sang-kyun曾经出版了两本关于元宇宙的畅销书。 他对此评论说:“对元宇宙的狂热反映了MZ一代两极化带来的悲伤和愤怒。” 与前代人不同,MZ一代是一出生就通过设备与世界交流的一代。 MZ一代一般不认为元宇宙是现实的替代,相反它只是他们生活的另一部分。

韩国是发达国家,2020年GDP为1.62万亿美元,人均31,637美元。 但是,韩国经济目前正受到青年失业问题的困扰。 2021年7月韩国整体失业率为3.7%,但青年失业率达到10%。 为了应对这个数字,政府启动了鼓励中小企业雇佣青年劳动者的计划,但实际效果不太好。

韩国年轻人的失业率很高

资料来源:贸易经济学

许多韩国大学生面临着毕业和失业的状态。 在这样的困境中,Crypto和NFT等区块链产物的疯狂引起了韩国年轻人的关注。 《The Verge》发表声明称:“对年轻的韩国人来说,Crypto似乎是翻身的难得机会。”

很多年轻人在接受《首尔新闻》采访时说,反正工作一辈子也不会在首尔买套房,所以投资Crypto和NFT,可能是“改变人生的最后机会”。 很多韩国年轻人不想屈服于现在的社会现状,希望得到改变自己状况的希望。

《韩国时报》最近,一份调查数据公布,韩国约四分之一的大学生炒了Crypto,三分之一的投资者是20多岁的年轻人。 男性中投资Crypto的比例为34.4%,女性为14.4%,略低。

韩国移动大数据平台IGA Works调查了为何进入Crypto产业。 33%的人回答是因为投资回报率高,31%的人回答是因为投资门槛低,不用带很多钱。 15.1%的人主张,这是克服阶层固化,实现阶级上升的最后一条路。

在虚拟世界里,人们可以购买虚拟房产,开派对,购物,工作。 这些行为带来的影响和现实世界很相似。 例如在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虚拟世界Decentraland中,用户可以购买、出售、构建区块链资产。 用户在Decentraland购买虚拟不动产后,可以构筑和运营从其他用户收取访问费的夜总会、销售虚拟商品的店等实际存在的企业。

在Decentraland,靠近热门地区的土地通常比其他土地更有价值,但如果在某块土地周围建设好的辅助店和设施,那块土地的价格也能上涨。 在Decentraland,不动产的买卖比现实世界还要夸张。 Decentraland 2017年首次进行土地拍卖时,部分地块的售价约为20美元,但仅4年后的今天,转售价格就达到了数十万美元。

Decentraland发表声明称,韩国用户达到7067人,在平台中仅次于美国。 另一个元宇宙土地平台“Earth 2”表示,其平台是韩国人最活跃的用户,已经在其平台上花费了约910万美元(约5808万人民币)。

一位37岁的“Earth 2”用户在接受调查时表示,由于江南地区(韩国首尔的富人区)现实买不起,因此购买了“Earth 2”的虚拟土地。 另外,元宇宙的建设不受疫情的影响,不存在劳动力不足和建筑成本高涨等问题。

这些元宇宙平台都不受各国政府的监督,很容易得到炒作。 最近,韩国纷纷献拳限制Crypto的发展,发展自己的元宇宙也要监督这个领域。 现在,参与元宇宙相关“投资”的韩国人比Crypto还少,但将来随着去中心化元宇宙的发展,会产生监管问题。